城市建设还是选择11公分法桐比较好名贵树只是摆设

 

最近看了一篇非常好看的《城市建设还是选择11公分法桐比较好名贵树只是摆设》,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文章,觉得应该跟大家分享,为了大家阅读方便。

其一,法桐扦插条决策[JueCe]应该落实。出于权力意志的考量,抑或是政绩诉求,一些城市管理者往往更愿意将城市打上个人的烙印。这就会形成一种极为怪异的现象,即先有思路,然后才会有论证,而论证无非是为了证明思路的正确性。这样,原本是为了博采众议而启动的可行性研究,也就变成了一种随意粘贴的标签。正如调查所显示,目前国内很多的城建浪费,都以改善民生为借口。一条主干道使用不了几年,就翻修重建;路边的行道树,先是砍掉法桐,栽种了名贵的观赏树种,后来发现不遮阴,又重新栽种造型法桐;明明是北方缺水城市,却要大量抽取地下水打造“北方水城”

其二,民意[MinYi]参与已成一种潮流,但仍然缺乏[QueFa]制度化的路径。特别是当下的很多民意[MinYi]参与,依然停留在直接关联者的利益主张上面。比如拆迁户通过与政府、开发商的博弈获取满意补偿等等。至于更为宽泛的城市建设,(山东法桐作为城市建设的主要树种)一般民众可以说既缺乏[QueFa]关怀的理想,亦缺乏[QueFa]关怀的能力,很多时候也就是私下议论议论,无法对政府决策[JueCe]产生影响。当然,规划、决策[JueCe]部门也缺乏搜集民意[MinYi]的有效途径。民意要么是以激烈的、对抗的方式进入决策视野,要么干脆就湮没无闻,停留在私下议论的层面。这就涉及到一个[YiGe]沟通、交流渠道的问题[WenTi],如何在建设目标与基本民意之间,寻找到一条连接的路径,这既要审慎推动,更需大胆探索。无论如何,这一问题[WenTi]已经到了该有实际行动的时候了。

城市化无可逃避,亦是大势所趋。如何在这一过程中尽可能地避免浪费、趋于完美,更多地满足公共利益的诉求,是一个[YiGe]严峻的考验。这其中,民众的主张能否影响决策是一个[YiGe]方面,而问题[WenTi]的关键仍在于能否真正约束权力,即能否让“领导的意志”建立在真实调研、科学决策上头,让可行性研究真正落到实处,回归其本来面目。

最新图文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