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5万管“蒲螨”战“天牛” 法桐有救了

园林工人在法桐上投放蒲螨。
在南京,天牛几乎是各类行道树的敌人,它们最喜欢蛀食悬铃木、柳树、樱花树的树干。最近几天,南京各区园林部门统一行动,在主干道的行道树和公园景区投放蒲螨,用“以虫治虫”的办法对付天牛。别看蒲螨小到肉眼几乎看不到,它却是消灭天牛幼虫的能手。从8月初到现在,园林部门共投放了1.5万管蒲螨,是近年来力度最大的一次。
扬子晚报记者 徐昇
天牛来势汹汹,最爱蛀空樱花和悬铃木
南京市园林科学院高工陈文霞告诉扬子晚报记者,天牛的成虫很多人都认识,长着两只长长的触角,摇头晃脑的。其实,天牛幼虫更厉害。由于天牛繁殖率较高,一年有三四代,幼虫就生长在行道树的树干里,取食树干木质部,导致树干中空,乃至死亡。最可恶的是,天牛越来越狡猾,隐藏在悬铃木表皮内,不易被发现。如果遇大风天气,被蛀空的行道树,枝干很容易折断,砸伤行人。
天牛以健康树木为食,是南京城区行道树所面临的顽固虫害。据统计,南京约10%的行道树受到天牛等害虫危害。柳树、悬铃木和樱花树是天牛最喜欢的“食物”,此外还有杨树、国槐、构树、榆树等。前些年,园林工人在树干进行人工掏挖,结果天牛越飞越高,开始向高处转移阵地,导致很多幼虫和成虫用肉眼很难看见。
陈文霞介绍说,今年5月起,天牛就开始“作怪”了,四处侵害行道树。6月中旬,记者到鸡鸣寺路探访时发现,一些樱花树已经“遭殃”,树干中部有空洞,里面是密密麻麻的蛀孔,还有大量碎木屑,树洞表面覆盖着一层白色的霉斑,流出黄褐色液体。中山东路上不少悬铃木也同样遭遇天牛的伤害。
最厉害的“天牛杀手”是蒲螨和花绒寄甲
人们为了对付天牛想的方法也是花样繁多,主要是人工掏挖,往树干喷药,向虫洞“打针”注药等方式。人工掏挖的缺点是费时费力,喷洒化学药剂可能会将益虫与害虫一并杀灭,而且对环境有污染。因此,综合来看,最佳方法就是“以虫治虫”,针对天牛这样的植食性害虫,释放天敌。前几天,根据南京市绿化园林局统一安排,各区绿化所领回蒲螨成虫,投放到主干道的行道树和公园景区,大战顽固害虫天牛。
建邺区绿化部门负责人介绍说,他们在牡丹江街、新安江街、江东路、集庆门大街、汉中门大街等5条道路以及南湖公园的法桐树上,共投放了1000管蒲螨成虫。蒲螨是一种寄生螨虫,它到底长啥样?记者透过小瓶管看到,一些像木屑的粉白小点在蠕动,肉眼几乎看不到。据介绍,一个瓶管里大约有100-200个蒲螨虫体。
“蒲螨对付天牛幼虫的效果很不错。”白下园林艺术中心生产科科长孙益良告诉记者,他们这次在大光路、瑞金路、中山东路、升州路等主干道的500株法桐上投放了蒲螨。园林工人将装有蒲螨的玻璃管用大头针固定在树干上,蒲螨就会顺着玻璃管钻进蛀孔或树皮缝里,自觉地去找天牛,叮咬其体表进行寄生。被叮咬的天牛会麻痹,并因蒲螨的刺吸而死去。寄生后的蒲螨腹部膨大呈球形,待发育成熟后会产生新一代的蒲螨,继续对天牛进行寄生。
记者了解到,2005年起,南京开始用肿腿峰来治理行道树上的害虫,后来引进了花绒寄甲,现在又使用蒲螨,多管齐下。“ 虫虫大战 的原理差不多,都是幼虫孵化出来后钻入蛀孔寻找寄主,将天牛幼虫取食殆尽,并完成自身的蜕变,然后持续繁衍,扩大自己的种群。”陈文霞告诉记者,三种“虫虫特工”各有各的优点,花绒寄甲寿命最长,有6年之久,繁殖后期一直都会对天牛有抑制作用,但只能消灭天牛;蒲螨能对付的害虫范围广,天牛、白蚁、刺蛾等十几种害虫都怕它。
蒲螨对人体无害,投放将持续到9月份
有市民担心,蒲螨会对人体有危害吗?陈文霞表示,蒲螨、肿腿蜂和花绒寄甲对人和自然界其他昆虫并无害处,更加生态环保,这是目前对付天牛最有效的生物防治方法。此外,蒲螨只是那些农业害虫的寄生螨,并不是人体寄生性螨,因此不会危害人体健康。
园林工人会将装有蒲螨的小瓶管插挂在树干2米左右的位置上,主要是不让行人触碰,而且瓶子还可以回收再利用。
如今,狡猾的天牛越爬越高,以前它们一般在离地1米左右的树干处蛀个洞,生活在里面。园林工人们随身带个小锤子,一发现天牛的卵块就立刻敲碎。可现在,天牛会爬到行道树三四米高的地方,园林工人们必须用梯子才能找到。
那么,有了“虫虫特工”后,人们可以将花绒寄甲成虫直接倒在树池里,它们会迅速爬上树找蛀孔。
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,从今年5月到现在,南京绿化园林部门共投放了1万管花绒寄甲卵卡、6000管花绒寄甲成虫,4000管肿腿蜂,以及1.5万管蒲螨。今年投放总量比以往更多一些,这是因为去年冬天比较暖和,天牛等越冬害虫的存活率较高,加上新栽树木长势较弱,这也是诱发天牛发生的一个因素。
对付天牛的工作一直要持续到9月份。投放时也需要密切关注天气,一定要选择晴天,如果刚投放就碰上下雨,那么“天牛杀手”们就会被雨水冲下来,工作人员就白费力气了。

最新图文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